这是位於中野车站附近的公寓,这是在东京大震灾之后,马上建盖的。虽然外观与内部的结构都相当简陋,但是桂子因为方便又便宜,所以就租了下来。 她已经在这里住了大约六年左右了,换了地方,恐怕会住不惯。 桂子在日本贸易公司上班,年龄已届三十了,但是还是未婚。她每天很单纯地只往返公司与她所住的公寓之间而已。由公司回家后,她在吃过简单的晚餐之后,就躺在床上看杂志,这是她生活中唯一的乐趣。 以前住在老家的父母会耽心,经常要她回去相亲等,但一直生活在多采多姿的大都会中的女子,怎么可能回乡下去过那种坚苦的生活呢?即使她的对象是有钱人家的少爷,是人人羨慕的好姻缘。 但是桂子一点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经过多年之后,父母看到那个样子,乾脆放弃了,所以再也没有人提相亲之事了。 与其如此辛劳地照顾丈夫与孩子,还不如做一个单身贵族,此乃桂子一向的主张。但是在寒冬中,即使缩在棉被中,也依然冷得发抖的日子,真是令人难以忍受。 以前她实在是太年轻不懂事了,现在即使每天哭湿了枕头也是后悔莫及了。 如果当时能好好地去相亲,现在也许会躺在丈夫温暖的怀抱之中,可以睡得很香甜呢? 想到这里,心里就更加空虚,在以后的岁月中,也许会觉得更冷吧! (也许我应该换一个住的环境吧…如果改变住的环境,心情也许会轻松,说不定会有所改变呢!) 某一个星期天,隔壁的女孩搬走了,虽然不是很亲近的邻居,但是桂子还是出来帮忙搬一些简单的行李,然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房内躺在床上,然后开始思考这个问题。 结果在矇矓中睡着了,不知经过多久,周围已经完全暗了下来。 她起来点灯,听到叭的一下,电光一闪,但是一下又熄了。 一定是电灯泡坏了,桂子想不到好办法,因为现在已经是杂货铺打烊的时刻了。如果这时候跑出去,只为了买一只电灯泡,那真是一大劫难。 她想,也许到管理员那儿可以借到一个预备的吧。於是桂子来到一楼。 但是,管理员的灯是暗的,她虽然叫门,但是都没有人回答。 (算了…今晚就此就寝算了。) 桂子就这样返回屋中,反正睡了一半,精神好多了,但整个人还是觉得懒洋洋的。 在黑暗中还要铺床实在太麻烦了,乾脆伸手到衣柜中去拿棉被。 当她拿到棉被,准备要盖时,突然发现有一道光透了进来。 桂子心里呯呯跳,觉得很好奇,因为铺被一直放在那里,所以不知道有洞可使光线射入。因为隔墙有洞,光才会从那边射入,而桂子吓一跳的原因不是那个洞,而是隔壁竟然有灯光,到底是怎么回事? (隔壁,应该没有人才对的。) 因为隔壁的女孩方刚搬走而已,会不会是管理员来修理东西… 因为隔壁的傢俱摆在那个洞上,所以她一直没有留意有这个洞的存在。但现在突然发现了,总觉得很诱人,那是一个令人充满好奇的洞。 桂子把棉被拿了下来,然后把裙子往上拉之后,爬了上去。她摒住呼吸,而且没有弄出任何声响地往墙壁的方向靠近。 因为洞口比她的视线的位置还要低,桂子好像舞台上的艺人,带着害怕的神情,把眼睛盯在那个洞上。 首先进入眼帘的,是在大灯光下闪闪折射的绫织绸缎,相当漂亮的棉被,那里面有着波浪般似蠢蠢欲动的情形发生。 桂子第一次偷看,没想到可以看得如此清楚。但同时,因为太注意对面的动静,所以全身都冒出冷汗来。她心呯呯跳着,眼光向对面房间凝视,那盖的棉被中有彷彿大波浪在动着。 然后瞬间,她看到什么。 「啊!」桂子差一点叫了出声,她赶紧用手摀住嘴巴。 她看到一幕不可思议的景像,在灯光下显得颇黑的男人的背部,正在上下激烈地动着。而他的下面是一位被脱得精光的女人,正气喘兮兮地配合着。 「啊!那男的不是管理员吗?」 那个在女人身上使劲出力的男人,除了管理员儿玉,不可能是别人了。他不在管理室,没想到是在这里,他到底在这里做什么呢? 虽然是自己的公寓,但是是空房间,正好利用这一点引诱女人。 桂子以前就觉得儿玉是个好色之辈,但没想到他是如此色胆包天之人。 而对方的女性到底是谁呢? 她的心都快从她的口中跳出来似的,她觉得非常兴奋,桂子极力地想看清女方。 「啊…那不是安田的太太吗?」 安田郁子,是同住在这幢公寓中,她同事的太太,她没有孩子,年纪约二十七、八岁。 她那成熟的身躯正不停地扭动着,然后她的脚缠住儿玉的腰。 她拼命地挟着,这是一场难得一见的官能又淫荡的现场表演。 桂子不知不觉间,将手伸到自己的股间,那里早已又湿又热了。 「哼!哼…啊…呜…」 「啊…哈啊…哈啊…」 在墙壁那端的二个人拼命地压抑他们的呻吟声。那拼命压抑着的声音,对桂子而言,这种声音,反而更加刺激。桂子的手终於潜入内裤中,抚摸着那疼痛的阴核,桂子早已忍受不住。 她跪在那里,好像在梦境中一般,开始玩弄自己的阴核。她潜入的手指,愈来愈激烈,她的腰部周围开始发烧,而且正向她全身扩散。 「不行…我不能这么做…」 自淫,桂子认为这是严重违反道德的行为,况且,这种行为对身体有不良的影响。 她最近曾在妇女杂志看过这类的报导,在平常日子里,这种事尚可以忍耐,但如果是心术不正,或者是性器官丑陋,甚至於变形的妓女,那就比较困难了。 那一篇报导对桂子有很大的影响,但是,话虽如此,她依然无法战胜眼前如此刺激的局面。 桂子很快地就已陷入自己的官能的快感之中了,当她的眼睛盯着那个洞口看时,她的手指依然动个不停,她的嘴角也松弛了,舌尖看起来都是隐隐约约的红色。 儿玉与那女人,发出狂兽般低吟的声音,而身体更是在快速中分分合合的。 二人的肌肤上,全是闪闪的汗光。 不久女的一个大痉挛,缠在男人腰上的脚已不听指挥地抖着。而男的一直在动着的背部,也在瞬间静止,而将整个脸埋在女的胸前。 桂子闭上双眼,刚才所看到的一切情形,好像电影般,又重新在她的脑海中播放一遍。 那一夜,桂子躺在棉被中,身体像火在燃烧一样,怎么睡都睡不着。 「那个太太实在太厉害了吧!一边和她先生作爱…有了丈夫还嫌不足…她的性欲太强了吧!」 桂子的脑海中,对於刚才那冲击的画面根本无法去除,在不得已的情况下,她将手伸向自己的下腹。 自己也有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,她抱着枕头,抱着棉被,整夜都在狂乱中渡过。